关灯
护眼
字体:

第2664节 来者

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
    另一边,悬狱之梯的入口前。众人正围观着**池里的雕像。

    “这个撒尿小孩看上去比你之前用幻象模拟出来的,要阴森很多啊。”多克斯开口道。

    安格尔之前用幻术模拟出来的雕像,是一个可爱的,光着屁股的小孩,带着一丝调皮,恶作剧般的用手扶着小弟弟,水柱从小弟弟里喷涌而出,化作弧线,落入清澈见底的**池内。

    虽然造型看上去有点点奇怪,但毕竟是个小屁孩,哪怕光着身子也不会生出杂念。

    而雕刻着大师级的技艺,清晰表现出了小孩的顽皮、天真还有无邪,反倒是能让人忍不住会心一笑。

    可眼前的这个撒尿小孩的雕像就不一样了,脸上肌肤原本是温润的带有肤质感的琉璃,可现在琉璃的外壳几乎剥落了泰半,留下的只是白一片黑一片的斑纹。

    看上去就像是揍过的瘀斑。

    而小孩那顽皮的笑,也因为这些瘀斑,变得有些阴森起来。本来是调皮天真的感觉,而现在则成了充满恶意的诡笑。

    再搭配上小弟弟里喷涌而出的污浊黑水,可以说,与安格尔幻化出来的雕像毫不相干了。

    “时移境迁,出现些变化也很正常。”瓦伊开口道:“而且,之前不是猜测那女人雕像是什么狱典女神吗,代表了审判;而小孩雕像则代表了杀伐。”

    “现在这副阴森的样子,不是更像是杀伐者么。”

    多克斯一把揽住瓦伊,在他耳畔龇牙道:“前面说时移境迁,还有点道理。后面你说的是什么鬼。这你都能扯到一起,你是被安格尔蛊惑上头了吧?”

    多克斯最后一句话声音很低,似是耳语。

    但众人都不是普通人,都听到了。

    被突然点名的安格尔一脸懵逼:我又蛊惑瓦伊什么了?为什么我要说“又”?

    多克斯这句话是什么意思?难道,他发现我让瓦伊去忽悠黑伯爵的水晶球了?

    可这也不对啊,这件事与多克斯也没关系啊。

    瓦伊:“我说的是‘更像惩罚者’,不是说它原本就该是这样!”

    多克斯:“反正你就是在帮腔。”

    瓦伊还想说什么时,黑伯爵直接不耐烦的打断道:“毫无营养的话题,没必要再争了。”

    多克斯拍了拍瓦伊的肩膀:“看吧,你家大人都在批评你了,你说的话毫无营养。”

    黑伯爵转过石板,用鼻孔对着多克斯:“你的提问,也毫无营养。雕像怎么变化,根本不是重点,重点是雕像下的门。”

    撒尿小孩的雕像底座很高,在底座的一侧,有一个明显的门把手。

    门把手此时微微有缝隙,这是黑伯爵之前派分身前来探看时打开的。

    “外面没有什么可探察的,我之前已经搜了一遍。直接去里面看看吧......”黑伯爵顿了顿,转头看向安格尔:“里面的大致情况,我已经和你说过,你可做好了准备?”

    其他人不懂黑伯爵的意思,一脸疑惑的在安格尔与黑伯爵中间来回打量。但安格尔作为当事人,自然明白黑伯爵的意思。

    黑伯爵在询问安格尔是否有备案,如果木灵不在里面,又该如何?

    安格尔:“差不多有点想法了。不过,这些想法暂时没必要言明,如果不能寻到木灵的话,那再说也不迟。”

    “好。”黑伯爵也丝毫不拖沓,直接结束了话题。

    多克斯:“喂喂喂,我也是队伍里的中坚战力,你们商量秘事,瞒着这俩傻小子就行了,别瞒着我呀。快给我说说,你们到底在打什么哑谜?”

    多克斯松开瓦伊,三步并作两步来到安格尔身边,想像之前揽住瓦伊那般揽住安格尔。

    但安格尔比他快了一步,直接一闪身,就来到了黑伯爵的旁边。

    “喂,要不,你们私下和我说也行啊。”多克斯不愿意靠近黑伯爵,只能隔着几米喊话。

    安格尔想了想,觉得和众人说说也无妨,随口道:“没什么,只是我们之前和西西亚还有昼交流的时候,忽略了一个问题。”

    这时,卡艾尔突然道:“忽略的问题,是时间吗?”

    安格尔深深的看了眼卡艾尔,轻轻点点头:“是的,的确是时间。”

    卡艾尔能察觉到这一点,不算太意外,他的灵感虽然没有多克斯强,但对细节的观察,以及思维的敏锐度,都相当的高。这本身也是一个学院派巫师,必备的条件。

    一路上,卡艾尔基本都处于沉默状态,但这并不意味着他没有参与感。只要找到空隙,他就时不时拿出留影石回看,可见卡艾尔其实非常注意每个细节的。

    安格尔:“昼和西西亚得到木灵信息的时候,其实已经是延迟情报了,谁也不知道在这段时间,木灵有没有产生突然离开的念头。”

    “所以,我和黑伯爵之前讨论的就是这个,如果木灵不在里面,我们需要提前准备一个备案。”

    众人联想到之前安格尔回复黑伯爵的话,的确是表达的这个意思。

    也即是说,安格尔和黑伯爵早就在做更深一步的准备。

    他们现在也有些明白为何此前黑伯爵只是单独和安格尔联络,因为这些事情就算告诉他们,也只会徒增烦恼,还不如不说。

    如今临到悬狱之梯的门口了,倒也无所谓了。

    “原来是这样啊。”多克斯展露笑颜:“放心吧,木灵肯定没跑!”

    安格尔狐疑看去:“你是如何确定的,你的灵感恢复了?”

    多克斯挥挥手:“没恢复。我只是觉得,木灵能跑哪里去?又不能回之前的异度空间,就算不在悬狱之梯,也顶多在这附近,跑不远的。”

    安格尔淡淡道:“地下水道四通八达。”

    多克斯:“可有魔物啊,它不是很怂吗?”

    安格尔:“但它隐藏自身的天赋也很强。”

    安格尔说到这,就不打算和多克斯再继续争辩下去了,因为他和多克斯所举例的情况,其实都有可能发生。

    木灵具体还在不在,以及如果它不在悬狱之梯,它逃出来后逃的远不远,目前依旧是一个未知数。

    要知道一只装在盒子里不吃不喝多日的猫到底死没死,终究还是要打开盒子看看。

    “别废话了,走吧,进去看看就知道了。”

    黑伯爵话毕,便准备操纵能量推开撒尿小孩底座上的门。

    然而,变故就在这时出现!

    黑伯爵的能量刚刚触及底座,倏地一下子就收了回来。并不是被弹回来的,而是黑伯爵主动收回来的。

    众人疑惑的看了眼黑伯爵。

    但黑伯爵却什么都...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目录下一页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