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第一卷 保定第一章 不知身在何处

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
    保定府,清苑县。

    一年初始,春节之后,天气一天天暖和起来,接连十几个艳阳天,地上的冰雪已经化尽,杨柳枝头,有嫩绿满眼。轻飘飘的丝絮絮因风而起。

    满眼都是春光,真真一个好时节。

    春和景明,正适合踏青游玩,尤其是对文人骚客来说更是如此。

    在城西十里处的曲水河,集聚了上百人,都身着儒袍,面带自得地倚靠河边的树干或者亭台的栏杆上,把酒临风,高谈阔论,

    不用问,这里正在举办踏青诗会,总共来了一百多人,规模空前。

    到处都是马车,马车旁边站着奴仆们。

    一圈黄色的布幔在河边围出一片空地,有丝竹之声隐约传来。

    上百个士子磨了墨,提笔在纸上飞快地写着什么。有人一脸颓丧,有人则满面得色,更有人摇头晃脑地饿吟,诗会已经到了最**。

    ……

    痛,非常痛,连带着有一种恶心的感觉。

    几上放着文房四宝,眼前却是无数的片段在闪烁,如同快进的视频资料蜂拥而至,躲不开,也避不了。

    镜头中,一个弱冠少年正襟危坐,木讷讷地看着眼前的四书五经。

    镜头中,那是在夏天,知了在声嘶力竭地叫着,一个中年文士满面怒容地提着戒尺,雨点一样落到自己屁股上,“笨蛋,笨蛋,孺子不可教也!想我堂堂苏伦,十三岁中秀才,十八中进士,怎么就生了你这么一个蠢笨如牛的儿子。”那是父亲。

    然后,戒尺如雨点一样落下来。

    “爹爹,爹爹,我真的读不进去书啊!不要打我,不要打我。看在死去的娘的份上,饶了我吧!”

    泪流满面的父亲停下了手,戒尺软软地落到地上。

    镜头中,少年如行尸走肉一般站在三叔四叔面前,任凭两个叔叔一口一个“呆子”地呵斥,身边是苏家子弟的讥笑。

    ……

    “这就是我这一世的人生吗,还真是失败啊!”苏木苦笑着摇头,脑袋里还是疼得厉害。那些属于这世苏木的记忆如潮水一般涌来,快速而蛮不讲理地朝里面塞。

    “想不到穿越这种狗血无比的事情都被我碰上了,这运气不去买**彩还真是可惜了?”一边用手指使劲按摩和太阳穴,一边苦笑。

    苏木本是一个三十出头的准中年大叔,大学中文系毕业,因为成绩还算勉强,就留校做了个小教书匠。昨天晚上,导师所著的《明清八股文精选》、《明清科举制度》两本书终于顺利出版。

    老实说,在市场化和出版业不景气的今天,这种纯粹的学术著作根本就是赔钱货。

    这两本稿子从开始创作到现在,期间增删校对,历时四年,一直因为这样那样的原因...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目录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