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第219章 死不瞑目

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
    为官者,大善也好,大恶也好,起码有一点的共通姓,那就是不希望在自己任职的区域内发生任何不利于自己的事情,这就是所谓的原则和底线了。

    梅道理利用锦衣卫在流云城的权利便宜,在海底世界搞出一次大动作后顺便将南宫家拉进来,基本上是就是冒着得罪流云城城主府的风险在做事。

    虽然流云城中有着锦衣卫和宰相府的官员,可今晚的事情,如果失败的话,以后恐怕一样不好收场。

    梅道理站在流云监狱内,眯起眼睛,盯着七号房内部的碎尸和鲜血,不动声色。

    刚才流云城城主任成功临走之前的眼神,可是大有深意啊,他轻轻笑了桥,抬脚直接走进七号房内,脸色平静,毫无惧色。

    房间内血迹斑斑,刺鼻的血腥味依然充斥在空气里面。

    梅道理眼神闪烁,顺着地上的痕迹,大致能推测出不久前这里的战斗场景,脑海中画面闪烁,基本上已经能想到陈炎枫付出了什么样的代价。

    他在原地站了一会,轻轻叹息,走出来,站在那几名早就吓傻了的狱卒和还在喃喃自语的王大锤典狱长面前,内心狠狠骂了一句废物,表面上却微笑如常:“将这里打扫一下吧,所有人的尸体火化厚葬,辛苦你们了。”

    “梅少指挥使,我和李千户...”

    脸色阴沉被钱翀燕一句话戳到了痛处的吴青山轻声开口,一城的副城主,说到底,其实这件事情并没有和他有太多关系,但今晚他亲自到场,这就不一样了。

    而且钱翀燕临走前还特意提醒了自己明天准备和大理寺的人谈话,他不畏民死,这些年不知道收到了多少好处,七号房也用过几次,这次的事情,怕是兜不住了。

    “嗯,吴大人。你的事情怕是有些难办,不过终归不能让你寒了心,这件事第一责任人是副千户英曹,如果没有猜错的话,他现在已经在几万米的高空上了,你完全可以把这次事情推到他身上,放心,追究不到你头上的。”

    梅道理微笑道,双手插在口袋里面,依然是一副从容镇定的大家风范,不急不缓:“我对吴大人近年做的事情不是很了解,所以明天大理寺找你谈话,也不能知道确切内容,如果不严重的话,锦衣卫会帮你运作的。”

    说到这里,梅道理犹豫了下,轻声道:“放心好了,实在不行就先调回帝都天道城,总有机会的,不是吗?”

    调回帝都天道城。

    吴青山内心苦涩,一城的副城主,手中握着实权,但以他的资料,不被撤职查办就不错,就算调回帝都天道城,也是清水衙门耍笔杆子了。

    梅道理转过头,看了还在发呆的南宫飘飘一眼,轻声笑道:“飘飘,如果没事的话,我们应该要去一趟医院看看我们是不是有收获。”

    南宫飘飘脸色有些发白,听到梅道理的话后,一阵默然。

    确实,今天可以说是付出了极大的代价,得罪了流云城城主以及大理寺少卿,派了几个高手去做炮灰,又把两家各自顶尖的两个老人给压了上去,为的是什么?

    不就是为了弄死玉虚宫那个传人人么?

    他死了,一切都值得,他若不死,那就是损兵折将了。

    南宫飘飘眼神一凛,躲过梅道理伸过来似乎要揽着自己肩膀的手,看了他一眼,平淡道:“现在过去吧。”

    ------------

    “刘医生,伤者心脏骤停,已经没有呼吸了,他伤的实在太重了。”

    “冷静,准备除颤,继续抢救,必须救活!”

    “可是...”

    “没有可是,必须将他总死亡线上拉回来,今天我们必须创造一个奇迹。还有没有血?除颤完毕后准备。”

    流云中心医院内,往曰里在医院中最为德高望重的老人刘建国站在急救台前,眉头紧紧的皱起,两眼中却满是忧虑的神色。

    这次可谓是流云中心医院近年来最大规模的一次抢救,内外科最好的医生全部赶到了这里。

    伤者送进来的时候,基本上已经没有了呼吸,连续抢救了五个小时,三次生生将他从死亡边缘拉回来,如果不是伤者求生欲.望太过强烈的话,刘建国医师几乎都要放弃。

    这样的救助,根本看不到任何希望。

    这是名副其实的跟死神作战!

    “嗡!”

    巨大的电流瞬间透过电极进入陈炎枫的身体,原本已经毫无知觉的陈炎枫身体猛然颤抖起来,刘建国扫了一眼仪器,内心猛然一沉,深呼吸一口,静声道:“准备二次除颤。”

    “三次...”

    “四次...”

    陈炎枫依然毫无反应,只有身体接触电流后的机械姓颤抖。

    在场所有人都有些绝望了,基本上所有人都知道,这个晚上突然送进来的伤者有着极大的来头。

    流云城城主亲自下的命令,必须救活,只许成功不许失败,如果不是考虑到院长年纪太大的话,他几乎已经要亲自上阵。

    这样一个人物,如果死在这里的话,这些人已经不敢再想下去。

    “刘医生,伤者呼吸停止...”

    一个小护士语调颤抖道,翻开陈炎枫的眼睛,发现他的瞳孔基本上已经跟死人没什么两样,成了死灰色。

    “放弃吧,我们已经尽力了。”

    刘建国身边的一个中年医生轻声叹息,语气却异常沉重,不止是对自己前途的担忧,还是一个医生对病人的惋惜。

    “除颤仪准备,第五次除颤!”

    刘建国眯起眼睛,沉默了一会,终于开口:“注射兴奋药剂,拼了命也要把他给我救回来!”

    第五次除颤。

    陈炎枫刚刚被翻开的眼皮猛然睁开,死灰色的瞳孔看着天花板,仪器上依然没有显示任何好转的迹象。

    死不瞑目?

    所有人都有些毛骨悚然的感觉。

    现在他们不是在救人,反而像是在拿着一个死人做实验。

    谁能救活?

    谁能?

    大剂量足以让人兴奋的药剂缓缓注射入人的身体,不到一分钟的时间,陈炎枫的肌肤就开始发红。

    “他已经死了...”

    最先发现伤者呼吸停止心脏骤停的小护士忍不住哭了起来,内心有些惶恐。

    刚刚分配到这里,第一次见到有人死在了急救台上面,而且似乎还是一个大人物,几乎让她崩溃。

    “胡说!”

    刘建国猛喝了一声,嗓音虽大,但却难免有些疲惫和无奈,只不过他却仍然没有放弃,继续道:“第六次除颤准备!”

    第六次除颤。

    第七次。

    第八次。

    兴奋药物注射进陈炎枫体内,已经让他的身体变得通红一片,彻底发挥药效。

    第九次除颤...

    刘建国死死盯着仪器,这一次,他近乎绝望的眼神终于猛地爆发出一阵神采。

    与此同时,旁边医务人员的惊呼声传来。

    “心肺功能复苏...”

    “肝肾功能复苏...”

    奇迹!

    这个流失了大量鲜血,五脏肺腑都收到了剧烈撞击,四次停止了呼吸但求生欲.望越来越强烈的年轻男人,在所有人都要放弃的时候,活了!

    他不想死,不能死!

    短暂的沉默过后,...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目录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