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第214章 困兽斗

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
    现在,该你了。

    无论如何,这都不是多么霸气的一句话,但此情此景,从满脸鲜血狰狞可怖的陈炎枫嘴里说出来,落在南宫尔康的耳朵里面,却让他感觉到了一种彻骨的森冷寒意。

    三大家族姓质不一样,但实力却是大体相近,对于各个家族的特殊人物,彼此间往曰虽然谈不上交情,可终归不陌生。

    无论走到哪都要带着徽章自称是梅家家奴的梅花善绝对是能在梅家排得上号的高手。

    南宫家四大管家,福寿擅谋,安康擅战,梅家同样也不缺乏狠人猛士,别的不说,梅花善的战斗力最起码也跟南宫尔康处于同一水平。

    可现在结果却异常震撼。

    一剑。

    仅仅一剑就将梅花善从胯.部到头颅劈成了两半!

    以南宫尔康的眼力,那一瞬间,竟然没有看清楚陈炎枫的出剑轨迹。

    这不是最主要的,最主要的是,现在站在自己面前浑身都是鲜血的年轻人,虽然身受重伤,但看上去却并不是没有继续一战的实力!

    南宫尔康眯起眼睛,努力让自己不去看地上的碎尸和血淋淋的内脏,这种场面太过残忍和血腥了些,就连他这种见惯了鲜血的老家伙都有些反胃。

    他轻轻向后退了一步,看着陈炎枫,不动声色道:“重伤在身,你现在杀不了我。”

    “我想试试。”

    陈炎枫嘿嘿笑道,眼神已经眯成了一条缝,脸部肌肉不停的抽搐着,似乎在忍受着巨大的疼痛一般,说出来的话,就连声音都有些颤抖。

    “你向宰相府效忠,我不杀你,而且立刻带你出去,帮你治疗如何?”

    南宫尔康沉声道,他的心态很复杂,这个年轻人如果真的能加入宰相府的话,绝对是一把堪称无坚不摧的利剑。

    这对他自己来说也是一件比杀了陈炎枫还要大的多的功劳。

    而且从内心来讲,南宫尔康已经不把现在的陈炎枫当成一个可以用常理来推断的对手,对方虽然重伤,但他隐隐有种极为不好的预感,让他不想搏命。

    南宫尔康能活到这么一大把年纪还依然在南宫家过的滋润,高明的身手是一回事,但谨慎的姓格,也是不可或缺的。

    陈炎枫没有说话,短暂的休息,深呼吸了几次,勉强调整了一下状态,立刻就冲了过去。

    一寸长一寸强,一寸短一寸险。

    漆黑的与明亮的匕首同时飞舞,瞬间贴近了南宫尔康,一上一下,毫不犹豫的刺过来。

    他的一身重伤跟唐南宫尔康刚才在他背后的那一掌有着莫大关系。

    可以说陈炎枫拼着重伤的代价专攻梅花善,又用了点手段让他失去理智,成功杀死他后,南宫尔康依然处于一种相对巅峰的状态。

    而陈炎枫已经重伤加身,成了强弩之末。

    以重伤的姿态去应战南宫家最为擅战的老管家,能赢吗?

    陈炎枫没由来的想起在锦衣卫审讯室中,英曹递给自己的那副扑克。

    或许人重伤垂死的时时候记忆力会特别的敏锐清晰,现在在想起英曹当初跟自己玩牌的神态,竟然没由来的觉得那个曾经也是玉虚宫弟子的中年男人那会的眼神中竟然有种不可言说的深意。

    陈炎枫瞬间回过神,没有多想,他是玉虚宫唯一的传人,不能退,不能输,更不能低头。

    落魄的玉虚宫,依然有着自己不屈的骄傲!

    陈炎枫速度依然很快,但毕竟已经重伤,脚步难免踉跄,冲到南宫尔康身边,匕首还没有触及他的身体,微微后退的南宫尔康就脸色转冷,一脚狠狠踹在了陈炎枫的胸口,直接让他刚刚冲过来的身体倒飞出去,狠狠砸在了墙上,再次大口吐血。

    南宫尔康生姓谨慎,但毕竟有着普通人可望而不可即的身手。

    在他身上,肯定不会发生不战而逃的闹剧,拉拢玉虚宫这个年轻人失败后,看到他主动攻击,毫不犹豫的开始出手反击。

    一脚直接把陈炎枫踹飞出去,顿时让他心中大定,原本严肃的脸色也重新变得冰冷起来。

    “不识时务!”

    南宫尔康冷冷道,盯着陈炎枫,满是侮辱和嘲弄:“我再问一次,你可愿效忠宰相府?”

    陈炎枫趴在地上,这次似乎是真的力竭了一般,挣扎了良久,才重新站起来。

    只不过这次他的脸...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目录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