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第二百六十章 大结局(下)

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
    竟然真有人破了他的乾坤八卦阵。

    窦威怒从心起,顿时一巴掌狠狠拍打在案上,震得案桌抖了两抖,怒声声道:“再去探。”

    “是,将军。”那士兵站起身,飞一般冲出营帐。

    “报……”一段时间之后,方才的士兵再次风风火火冲进主帅营帐,“急报,大将军,乾坤八卦阵被毁,我军伤亡惨重,死伤过半。”

    “死伤过半?”

    听那士兵禀报完,窦威一时气急攻心,一股热血冲涌到脑门,顿觉头重脚轻,身子晃了晃,险些没站稳,栽倒在地上。

    “将军……”其他两名副将见窦威身形晃悠,赶紧上前搀扶一把。

    “将军,您无碍吧?”

    “请诸位放心,本将军无碍。”

    窦威缓过一口气,推开两名副将的手,自己站稳。

    据他调查,孤叶城只有十万驻军,此番,他率了二十万大军前来攻打孤叶城,以多胜少,竟然还吃了败仗,耻辱,耻辱啊。

    如若不转败为胜,一则有损窦家军的神威,而则,不好向皇上交待。

    思及此,窦威只觉得头疼不已,世人皆传言,孤叶城城主神秘莫测,看来,是他太过于轻敌了。

    两名副将也一筹莫展,如今大军被困在孤叶城,该如何是好。

    “将军,可有良策?”

    窦威凝眉思索一番,突然,脑中闪过一道讯息,他转眉看向方才禀报的士兵,迫不及待的确认道:“你是说对方有人懂驱蛇之术?”

    士兵被问得满头雾水,摸门不着,只得赶紧点头。

    “将军,您的乾坤八卦阵,确是被对方用驱蛇之术攻破的。”看见那士兵点头,其中一名副将马上附和。

    “驱蛇之术,驱蛇之术……”窦威独自默念了好几遍。

    据他所知,瑞亲王府的四大护卫中的闪电就懂得驱蛇之术,难道……难道孤叶城城主,其实就是瑞亲王府世子。

    “哈哈……”想罢,窦威突然大笑起来。

    难怪,城楼上的人总是戴着面具,难怪他甚是觉得孤叶城城主的身影如此熟悉,原来如此啊……

    “将军可是想到御敌的办法?”两名副将见窦威开怀大笑,对看一眼,其中一名试探性的询问。

    窦威停止大笑,板下一张老脸,端出将军的威严。

    他未正面回答副将的问话,而是一挥手,沉声吩咐一旁的士兵,道:“去给本将军寻一名身材纤细的年轻女子来。”

    士兵显然愣了一下。

    哎哟!都快全军覆没了,将军竟然还有这等心思,但是,作为一名合格的虾兵蟹将,自然是不敢多问,领了命令便去办事。

    两名副将狐疑的瞟了窦威一眼,心中亦有疑虑,但是瞧见窦威眼神冷冷的,也不敢多插嘴。

    窦大将军,当朝国丈,权势滔天,一人之下,万万人之上,他们可开罪不起。

    不过将军人老,确是宝刀未生锈,阵前还不忘磨枪,啧啧……真是厉害,令人羡慕啊。

    鉴于乾坤八卦阵被破,凉国大军死伤过半,窦威当即下了军令,将大军撤回,直到落日时分,窦家军才重新燃起了烽火,擂响了战鼓。

    “爷,窦威又准备动作了。”闪电道。

    赤焰军主帅大营中,凌璟正半躺在一张软榻上,无比慵懒的自己跟自己对弈。

    惊雷守在城楼之上,闪电话音刚落,就见他神色匆匆的走进大帐。

    “发生了何事?”闪电见惊雷神色有些不太对劲,开口询问。

    瑞亲王府的四大护卫,遇事,处事素来冷静,果断,遇上一般大事情,根本不可能紧张。

    凌璟亦觉察出惊雷神色不对劲,蹙了蹙眉,将手中的棋子丢下,看向他。

    “爷,夫人……”

    “蕖儿怎么了?”凌璟心惊,紧张的打算惊雷的话,猛然站起身来。

    “夫人好像在窦威的手上。”惊雷将自己方才所见,如实禀报给凌璟。

    凌璟听后,脑中轰隆一声,崩断了几根神经。

    顷刻间,一双古墨色的眼眸中聚集着惊涛骇浪,大帐中的温度陡然下降了几度,将他整个人笼罩在一层寒雾之中,素锦银袍之下,双手握拳,握得骨节咯吱作响。

    “老东西,你最好别伤她分毫,否则,爷定灭你窦家满门。”

    惊雷,闪电感觉到大帐内的低气压,冷得生生打了一个哆嗦。

    他二人跟在世子爷身边多年,却还从未见过世子爷如此刻这般,露出这等铁血肃杀,嗜血残酷的模样,整个人犹如炼狱之魔。

    世子爷如此重视世子妃,有世子妃在,便能度化世子爷能佛,若是世子妃陨了,世子爷定然会坠入魔道。

    世子妃,小主子,千万不能有事啊,否则,谁来度化世子爷,许世子爷一生安宁。

    此时此刻,惊雷,闪电二人均在心中祈祷卫长蕖不要出任何意外。

    “世子爷,兴许是属下看错了,夫人在灵泉山别院待得好好的,如何会落到窦威的手上。”惊雷道。

    过了片刻,凌璟稍微冷静一些,收起了身上散发的寒意。

    “随爷去看看。”

    “是,爷。”见凌璟已经走出了大帐,惊雷,闪电赶紧跟了上去。

    两军对垒,凌璟一袭素锦银袍站在城楼之上,隔着烽火狼烟,与窦威等人遥遥相视。

    窦威见凌璟出现在了城楼之上,扬手一挥,冷冷吩咐道:“将那个女人押到烽火台上去。”

    “是,大将军。”

    一声令下,紧接着,便有两名士兵押了一个孕妇朝着烽火台走去,上了烽火台,将那孕妇绑在木架之上。

    “蕖儿。”

    凌璟见到烽火架上绑着的娇小女子,一声痛呼出来,一个心揪得生疼。

    噗……太过于心痛,一丝腥甜之气自喉间涌出,顿时喷了一口鲜血出来,鲜红的血渍染在月色的素袍上,旋散开,像一朵艳丽的曼珠沙华。

    “爷……”

    “璟儿……”

    凌启,惊雷,闪电见凌璟吐血,同时惊呼出声,凌启紧蹙眉头,眉宇间隐现出一抹痛色。

    凌璟却顾不上自己吐血,气得咬牙切齿,一掌劈在城墙上,在青砖石上留下了一道血印。

    “该死,窦威,你最该万死。”

    “将军,您猜测没错,孤叶城城主就是瑞亲王世子。”

    窦家军这边,亲眼瞧见凌璟吐血,证实了窦威的猜测。

    窦威冷冷一笑,嘴角浮出嘲讽之色,眼底显露出一抹浅浅的得意之色。

    呵呵,堂堂瑞亲王世子竟然如此重视一个下贱的村姑,可笑,可笑至极。

    不过,既然那个村姑这般有利用价值,那么,他不好好利用一番,又怎么对得起自己呢,哈哈哈……

    好在收到可靠消息,知道那个女人怀孕了,不然今日定会露出马脚。

    “瑞王爷,璟世子,别来无恙?”窦威跨坐在一匹黑驹上,仰头看向城楼方向,视线在凌璟,凌启的身上游离了一圈。

    凌启知道窦威已经认出了自己,干脆摘下了脸上的面具,道:“窦大将军,别来无恙。”生无波澜,毫不畏惧的回了窦威一句。

    凌璟担心卫长蕖的安危,眼神如两柄利剑,冷瞥向窦威的方向,“老东西,说,如何才可放了蕖儿。”简简单单一句话,语气冷得可以冻死人。

    只要是关于卫长蕖安危的事情,他半分半秒都不想耽搁,也不敢耽搁,他的小女人,天生就该待在他的怀里。

    “璟世子果然是爽快之人。”听了那一声老东西,窦威也半点不动怒。

    吹了吹嘴边的胡渣子,笑道:“只要璟世子将城门打开,用孤叶城换,本将军即刻便放了世子妃,决不食言。”

    “世子爷,不可。”惊雷,闪电齐齐出声。

    “璟儿,不可。”凌启也道,“有可能那烽火台上的女子根本不是蕖丫头。”

    瑞亲王所言,凌璟早就考虑过了。

    隔着烽火狼烟,他凝视着不远处那张巴掌大的小脸,以及熟悉的身形,微微隆起的小腹,如墨绸般的黑发,这些都像极了她,该死的像。

    隔着距离,他不能确定她的真假,但是不论是真是假,他都必须救,万一是她呢,他不敢冒险。

    一挥手,阻止瑞亲王,惊雷,闪电继续往下说。

    “不必多言,按照那老东西的吩咐,去将城门打开,哪怕是舍去天下,爷也不会舍下她。”

    “是,爷。”惊雷,闪电领命去开城门。

    瑞亲王微微叹息了一口气。

    不多时,孤叶城城门大开,城门打开的瞬间,窦威领兵冲进城去,顿时之间,狼烟四起,杀声震天。

    冲啊,杀啊……

    趁凉国大军冲杀进孤叶城,窦威急切攻城略地,无暇他顾之时,凌璟脚尖一点,身如轻鸿,从城楼上飞身而起,直直飞向百米之处的烽火台。

    “蕖儿,别怕,爷来救你了。”凝视着眼前惨白如纸的巴掌小脸,见她一动不动,紧闭着双眼,凌璟心痛犹如利剑穿心。

    “是爷的错,是爷不好,爷不该将你一人留在灵泉山。”

    两步并作一步走向前,欲给卫长蕖松绑。

    一只手刚触及卫长蕖的一片衣袂,她突然睁开了双眼。

    “你不是蕖儿。”在她睁眼的瞬间,凌璟就看出了端倪,大手迅速上移,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一把掐住了女子修白的脖颈。

    易容得很像,可惜,假的就是假的,眼中却少了蕖儿的神彩。

    女子感到窒息,憋得一脸通红,气若游丝,嘘声道:“我……凌璟,我……我就是蕖儿。”

    听了女子的话,凌璟眼中乍闪出暴厉之光。

    “冒充她,死。”话音落下,只听得“咔嚓”一声骨节脆响,那女子双目瞪圆,瘫软倒在烽火台上,脖颈骨节节碎裂。

    凌璟松了一口气,正欲起身跃下烽火台,刚站起身来,突然感到眼前一黑,脚步虚浮,胸口处一阵阵的钝痛袭来。

    噗……

    下一秒,一口黑血喷出,险些站不稳,跌下烽火台。

    “爷。”关键时刻,幸得惊雷飞身落在烽火台上,见凌璟身形虚浮,赶紧一把将他搀扶住。

    瞧见地上的黑血,闻到空气中似有若无的气味,瞬息之间,惊雷沉下了一张俊脸。

    “七日断肠散。”

    爷中了七日断肠散之毒。

    七日断肠散极毒,若是七日之内找不到解药,必定肠穿肚烂而死,偏偏这七日断肠散的解药极难配制,他虽医术了得,但就是无法配制七日断肠散的解药。

    该死的老匹夫,知道世子爷极为在意世子妃,竟然在这个女人身上涂了七日断肠散,该死。

    惊雷心惊,扶住凌璟,快速伸手点了他身上的几处大穴,省得毒入肺腑,然后才扶着他跃下了烽火台。

    这厢,窦威领兵冲进孤叶城,这才发现,竟然是一座空城。

    “将军,情况不妙啊。”

    空城,引君入瓮,“不好,咱们中计了。”窦威大惊失色,“撤,赶紧撤出城去。”

    “想出城,晚了。”瑞亲王凌启的声音淡淡响起,似云中传来。

    此时,孤叶城城门紧闭,自外反锁,赤焰军从外包围,凉国大军被困死在城中,插翅难飞,完全是关起门来打狗。

    昏黄的夕阳落下地平线,夜幕时分,城中慢慢升起了一阵朦胧的雾霭。

    咳咳……

    呕……吸入雾霭的士兵,咳喘的咳喘,呕吐的呕吐,短短一两个时辰的时间,溃不成军。

    “不好,这雾霭是瘴气。”窦威老脸绷得铁紧,暗叫不好。

    “赶紧捂住口鼻,这雾霭吸不得,是有毒的瘴气。”

    可惜发现已完,原本苟延残喘的几万大军,顷刻间,又死了大半。

    “放箭。”

    城墙外,又是一声命令,那一声令下,紧接着,唰唰唰的细声划破静夜,下一秒,密密麻麻的羽箭从天而降。

    伴随羽箭淋漓,一道孤寂的清笛声自城外一颗树上传来。

    孤叶城中,窦威脸色铁青,想哭的心都有了。

    又是瘴气,又是飞箭,还有那小子纵蛇,逢敌三处,想逃出升天,根本就是痴人说梦。

    ——

    后世史书记载,凉国,佳晔帝一年,骠骑大将军窦威领二十万大军攻打孤叶城,兵败,二十万大军困死于孤叶城中,大将军战死。

    城主府。

    “爷,您已经写了一百八十封信了,属下恳请您歇一歇。”惊雷站在书房内,十分忧心的盯着自家爷看。

    “咳咳……”一阵咳嗽声响起,一个虚弱的声音,慵懒道:“爷要留在孤叶城泡半年冰湖,半年一百八十三封信,还差三封。”

    “可是您的身体。”惊雷不仅忧心,还有些痛心。

    他无法配制出七日断肠散的解药,只能利用最笨的办法,让爷每天去冰湖底下泡上几个时辰,利用冰湖之水,一天天慢慢将体内的毒素逼出来。

    凌璟裹在厚厚的银狐皮袄之下,原本绝世出尘的一张脸,衬着雪白的银狐皮,显得有些苍白瘦削,“身体无碍。”

    慢慢的,最后三封信也写好了,他取了红烛泣蜡,小心将信口封好,拿在手中,如视珍宝一般,看着信封之上“卫长蕖亲启”几个字样,刀削般的薄唇勾起暖暖的笑容。

    一百八十三封信,一百八十三天的相思入骨。

    他想说——卫长蕖,乖乖的等爷回来。

    拿着信微微笑过之后,吩咐惊雷,“接下来的半年,每日往十里村送一封信。”

    “是,爷。”惊雷应声。

    默了默,提醒道:“爷,您该去冰湖底了。”

    ——十里村——

    七月麦浪翻滚,果香幽幽。

    如今,田地,蔬菜暖棚,果林有卫文水,江云贵,江云山,李安等人管理,卫长蕖完全不用操心。

    酒庄有朱满福一家打理,卫记有许秋生这个老掌柜,商队那边,箫承雄,高展兄弟二人也做得头头是道的,平素时候,卫长蕖只要时不时翻阅一下账本,几乎是成了甩手掌柜。

    灵泉山别院内,卫长蕖正躺在红梅树下,迎着徐徐山风假寐。

    突然一阵胎动,让她睁开双眼。

    “调皮的小东西,还没出生就知道折腾老娘了。”卫长蕖唇边含笑,眉宇间透着浓浓的母爱,继而伸手轻轻抚摸向方才胎动的位置。

    她的手刚刚抚上小腹,就感觉到手心处跳动了几下,柔柔软软的感觉。

    小家伙长到七八个月,视乎已经能感知外界的触摸。

    卫长蕖感觉十分有趣,故意将手移到另一处,她的手刚移开,肚子里的小东西就咕咚咕咚伸了一下腿,然后重新触碰上她的手心。

    谷雨在一旁伺候着,看见小主子在自家小姐的肚子里伸展胳膊腿脚,不由得抿唇笑起来。

    “小姐,您怀的一定是一位小公子。”

    瞧瞧,还在娘胎里,就知道调皮捣蛋了。

    两人正说着话,素风握着一封信笺,大步走了过来,“小姐,爷来信了。”

    卫长蕖从榻上微微支起身子,伸手从素风的手中接过信笺,这几个月以来,凌璟每日一封信,她已经习惯了。

    “宝宝,听到没,你爹又来信了。”再一次伸手抚上自己高高隆起的小腹。

    她手刚抚上,肚子里的小家伙又往她手心上踢了几下,好似能听懂她方才所说的话,踢的力道不大,不痛,反而让她感觉暖暖软软的。

    “蕖儿,还有九十天,乖乖等爷回来。”

    拆开信封,依旧是些简简单单的话语,但是卫长蕖却从字里行间感受到了浓浓的爱意。

    “璟,我等你回来,我和宝宝一起等你回来。”

    几声扑翅响,一只雪白的信鸽落在了红梅树上,咕咕……

    谷雨脚尖一点,身子拔地飞起,纤手一捞,眨眼的功夫就将信鸽擒在了手中,快速取下它腿上的小竹筒,递到卫长蕖的手中。

    卫长蕖取出竹筒中的信笺,看过之后,眉头蹙了蹙,眼神暗沉了几分。

    “小姐,发生了何事?”素风见她蹙眉,开口询问。

    自从小姐怀孕之后,几乎每天都是和颜悦色的,说是:保持愉悦的心情对小主子好,很少像今日这般蹙着眉头。

    “是忠叔的信,霓裳坊出事了。”说话间,卫长蕖将手中的信笺递给素风,谷雨看。

    两人看过之后,亦是拧了拧眉。

    谷雨捏紧拳头,有些愤愤道:“小姐,一定是窦清婉那个女人故意找霓裳坊的麻烦。”

    对于谷雨的话,卫长蕖不否认。

    卫长蓉,方吉祥的为人她信得过,霓裳坊所出的衣物,绝对没有问题,绝对是窦清婉那个女人故意找茬。

    想到此,卫长蕖抚上额头,纤指揉了揉眉心,感到有些隐隐头疼。

    如今,窦清婉这个女人贵为皇后,想要解决霓裳坊的事情,怕是有些困难。

    素风见卫长蕖揪着眉心,十分担心的看着她,“小姐,是不是哪里不舒服?”

    爷走的时候,可是将小姐,小主子交给她与谷雨照顾,若是小姐,小主子出了什么意外,她跟谷雨就算万死也难辞其咎。

    “无碍。”卫长蕖摇了摇头,“准备一下,明日去尚京。”

    听卫长蕖说要去尚京,谷雨第一个反对,“小姐,还有两个月,您就要临盆了。”

    “不是还有两个月才临盆吗?”卫长蕖淡淡道。

    霓裳坊毁了不要紧,但是卫长蓉是她带到尚京去的,如今窦清婉故意找茬,将卫长蓉,方如意关押起来,她必须赶去尚京解决此事,否则,凭那女人痛恨自己这一点,绝对会千般万般的折磨她二人,她二人有没有活路,全然在于自己。

    素风眉头越蹙越紧,两条柳眉几乎打成了结。

    “小姐,这一路颠簸,您受得了吗?”

    说完,素风在心里暗暗的咒骂:该死的窦清婉,竟然挑在这个关键时候找小姐的麻烦。

    卫长蕖抚上自己高高隆起的小腹,眉宇间的戾色散开,嘴角勾起一抹慈爱的浅笑。

    “没事,往车厢底多放几张垫子就是。”感觉到肚子里的小家伙在一下一下的动作,就像在安慰自己,卫长蕖一扫方才的不愉快,唇边的笑容越来越明丽,浓浓的母爱之色充斥在眉宇之间。

    这个孩子真的很懂事,几乎没让她吃太多的苦头。

    翌日,卫长蕖瞒下卫长蓉的事情,上十里村与江氏,杨氏,吴氏等人打过招呼,便准备赶去尚京,江氏,杨氏等人好说苦劝,也没能改变她的主意,最后只得遂了她的意思,好在有素风,谷雨两个厉害的丫头一路伺候,倒是少了一些担心。

    因卫长蕖有孕在身,马车上了官道,一路跑得有些慢,原本三四天的行程,足足花了七天,七天后才抵达尚京城。

    进了尚京城,谷雨驾车直奔瑞亲王府而去。

    “老奴见过世子妃。”勤忠早早候在了瑞亲王府的大门前,见卫长蕖下车,笑容满面的迎了上去。

    瞧着卫长蕖怀身大肚,即将临盆,他脸上的笑容迅速加深拉大,直笑得起了褶子,心中暗暗念叨着:老天保佑,老天保佑啊,世子爷终于有后了。

    “还杵着做什么,赶紧上来搀扶世子妃。”一挥手,冲着身后的丫鬟大声吩咐。

    勤忠素来都是慈眉善目的,突然一声怒斥,吓得门口一群小丫鬟哆嗦了一下,立马便有两名稳重的丫鬟走上前来。“见过世子妃。”然后小心将卫长蕖搀扶着。

    勤忠紧步跟在卫长蕖的身边,“世子妃,您小心台阶。”一副深怕卫长蕖摔了的模样。

    这可是世子爷的第一个孩子,宝贝着呢,他必须得看顾好。

    卫长蕖见勤忠紧张得不得了,额头滑下横七竖八数条黑线,敢情这老人家比她这个即将临盆的准妈妈还紧张。

    无奈的笑了笑,“忠叔,我好得很,你不必如此紧张。”

    进了瑞亲王府,休息方刻,卫长蕖便向勤忠打听霓裳坊的事情,必须将整件事情理清楚,才能想对策救卫长蓉,方如意。

    勤忠将所知的详细讲给了卫长蕖听。

    卫长蕖听完之后,眼睛微微眯起,眸中有寒光在闪。

    窦清婉这个女人竟然下懿旨,让卫长蓉,方如意进宫替她绣制凤袍,而她穿上那凤袍之后,竟然中毒了,试问,卫长蓉,方如意一介民女,敢在皇后的凤袍上下毒吗?尼玛,这分明就是故意陷害,故意找茬。

    谋害当朝皇后,可是杀头的重罪,这该死的女人如此做,不就是想逼她出来吗?

    “忠叔,您去准备一下,明日进宫。”她现在是瑞亲王府的世子妃,世子妃进宫拜见皇后,自是合情合理的。

    勤忠没有立即回话,他看着卫长蕖,神色有些纠结。

    卫长蕖知道他在纠结什么,淡淡一笑,道:“勤叔放心,我不会有事的。”

    勤忠无法,只好照卫长蕖的意思办,他只叹息,王爷,世子爷此刻都不在王府。

    第二日一早,卫长蕖换了一身隆重的宫装,乘了瑞亲王府的软轿进宫,素风,谷雨寸步不离的伺候。

    坤和宫,原来樊后的寝宫,如今,佳晔帝将它赐给新后窦清婉。

    碍于窦家把持着兵权,佳晔帝对窦清婉还算荣宠,整座宫殿装裱得金碧辉煌,宫殿内熏香袅袅,翡翠琉璃珠帘之后,一袭华服的窦清婉正闭着一双杏花美目,半躺在一张镶金嵌玉的凤榻之上,一名宫女在她背后轻轻打着宫扇,另一名宫女匍匐在她膝前,替她揉捏着腿脚。

    “禀皇后娘娘,瑞亲王府世子妃求见。”女官隔着珠帘,淡淡禀道。

    女官话音方落,窦清婉陡然睁开一双美目。

    哼,冷冷一哼,眼中有戾气溢出,“该死的村姑,总算来了。”

    “快请世子妃进来。”淡淡的话音绕过珠帘。

    “是,奴婢这就去。”女官应了一声,走出殿去请卫长蕖。

    不多时,卫长蕖带着素风,谷雨跟随那女官步入了坤和宫。

    卫长蕖跟随女官走进前殿,挑着一双皓月清明般的眼眸,透过翡翠琉璃珠帘,看向凤榻上的窦清婉。

    走近了,微微一弯腰,“见过皇后娘娘。”

    娘的,虽然很不喜对这个女人弯腰行礼,但是鉴于对方现在有皇后的身份罩着,也只能卑躬屈膝一下了。

    窦清婉听见脚步声,循声而望,两道视线落在卫长蕖的身上,当她看见卫长蕖高高隆起的小腹时,眼中的恨意明显加深,眼神暗了暗,两道视线像两条毒蛇一般,缠绕在卫长蕖的小腹上。

    足足过了半响,也没让卫长蕖起身。

    素风,谷雨同时皱了皱眉,两人眼中皆露出了杀气。

    该死的女人,明知道小姐怀有孕在身,竟然让小姐久久保持着行礼的姿势,若是小姐,小主子有什么闪失,她二人定然杀了这该死的女人泄愤。

    卫长蕖一直保持着弯腰行礼的姿势,甚是觉得腰酸腿痛,怀了七八个月,她身子重得要命,若是再继续这般僵着,恐怕会出事。

    不行,这是自己和璟爷的第一个孩子,绝对不能有意外,卫长蕖咬了咬牙,努力的把持住自己的身子。

    尼玛,这该死的臭婆娘见面就给她下马威。

    “见过皇后娘娘。”卫长蕖再次做声,这一次,她故意将声音拉得尖利大声。

    窦清婉只觉耳膜一阵刺痛,隔着珠帘,狠狠刮了卫长蕖一眼,才道:“世子妃不必多礼,起身吧。”

    卫长蕖松了一口气,素风,谷雨赶紧上前,搀扶住她。

    “皇后娘娘,咱们明人不说暗话,想必,您应该知道,我今日进宫所谓何事?”卫长蕖缓过一口气,两道犀利的眼神直射向珠帘背后的窦清婉,直话直说,她可没有闲工夫陪这个臭婆娘瞎墨迹。

    窦清婉挥了挥袖,“你们都先下去,没有本宫的允许,不准放任何人进来。”

    “是,奴婢告退。”一群宫女倒退着,出了坤和宫。

    殿门紧闭,窦清婉缓缓起身,涂了蔻丹的纤指拔开翡翠琉璃珠帘,不紧不慢的走到卫长蕖的面前。

    卫长蕖扬了扬眉,毫无畏惧的迎上她的一双杏花眼。

    “我想见见卫长蓉跟方如意二人。”红唇启动,卫长蕖看着窦清婉,直截了当的开口。

    窦清婉冲着卫长蕖冷冷一笑,摆出一副傲娇的模样。

    “卫长蓉,方如意蓄意谋害本宫,谋害当朝皇后,乃是杀头之罪,本宫为何要答应你的要求。”

    说话间,窦清婉眼中闪烁着刻骨的恨意。

    她冷冷的盯着卫长蕖巴掌大的小脸,恨不得在那张脸上划上千百刀,方解恨。

    窦清婉不答应,卫长蕖也不着急。

    她心里清楚,窦清婉要对付的人是自己,而不是卫长蓉跟方如意。

    “怎么,难道皇后娘娘是害怕我会在皇宫中将她二人劫走?”言语间充满了藐视之意。

    卫长蕖料定,像窦清婉这等自命不凡的女人,最是容不得别人藐视她分毫,更何况,她现在还是母仪天下的皇后,凉国最尊贵的女人。

    她刚激将完,果然见窦清婉一挥凤袍,朝着殿外大声吩咐,“去将谋害本宫的那两个贱婢押来。”

    “是,皇后娘娘。”候在殿外的太监总管赶紧应声。

    不多时,几名小太监押着方如意跟卫长蓉进了坤和宫。

    “……东家,你一定要相信我们,我们没有下毒谋害皇后娘娘。”方如意见着卫长蕖就解释。

    “长蕖姐……”卫长蓉看着卫长蕖呜咽了一声。

    “如意,蓉儿别害怕。”卫长蕖目光凝注在二人的身上,温声安慰。

    卫长蓉,方如意皆穿着白色的囚服,白色囚服上染了一条条的干涸的血痕,想必是窦清婉这个女人为了泄愤,在牢中对二人用了刑。

    卫长蕖凝视着那一条条干涸的血痕,不禁间,藏在袖下的手握成了拳头。

    窦清婉瞧着卫长蕖眉宇间露出的隐隐恨意,只觉心情格外舒畅。

    呵呵……该死的村姑越是不开心,越是心痛,她窦清婉就越是开心,越是欢喜。

    该死,下贱的村姑夺走了原本属于她的一切,她也要以彼之道还治彼身,对付这个村姑在意的人,让这该死的村姑也尝尝痛苦煎熬的滋味。

    卫长蕖捏了捏拳,静下心态,转而看向窦清婉,淡淡道:“皇后娘娘,您恨的人是我,如何才肯放过卫长蓉跟方如意。”

    “世子妃还真是明白本宫的心思啊。”窦清婉巧笑,“没错,本宫就是恨你,恨不得你去死,你一个卑贱的村姑,凭什么可以得到他的爱。”

    素风,谷雨听了窦清婉疯癫的话,周身冷意暴涨,准备伸手拔剑。

    卫长蕖敏锐的察觉到二人情绪很不对,赶紧暗暗的使了个眼色,示意二人稍安勿躁。

    这里是皇宫,若是当真动起手来,硬碰硬,纵使素风,谷雨身手再了得,也难敌禁卫军,素风,谷雨收到卫长蕖的眼色,这才勉强歇下方才的怒火。

    窦清婉美眸一转,目光凝注在卫长蕖隆起的小腹上,恰巧这时候,小家伙伸了伸腿脚,造出明显的胎动,像是感觉到周围有危险存在。

    窦清婉紧盯着胎动的地方,眼神似萃了毒液一般,看着那微微凸起的小球球,捏紧拳头,咬牙切齿,恨如骨髓。

    她窦清婉得不到的东西,别人也休想得到。

    收回冷冷的视线,然后自袖中取出一只药瓶,伸手递给卫长蕖,“将这药丸吞了,本宫就放过这两名贱婢。”

    卫长蕖还未伸手去接,谷雨看了那药瓶,先一步做声:“是什么药?”说话间,绕过卫长蕖,直接将她护在了身后。

    “堕胎药。”窦清婉看了谷雨一眼,冷冷的吐出三个字,继而又将视线移到卫长蕖的身上,“吃与不吃随便你,不吃,本宫就要了这两名贱婢的命。”

    比起杀两名贱婢,直接杀掉这村姑尚未出生的孩子,她比较有快感。

    卫长蕖拧紧了眉头,脸色有些阴沉。

    卫长蓉,方如意她要救,但是她也绝对不允许自己的孩子有事。

    正当她凝眉思索的时候,方如意突然扑上前来,一把抢过窦清婉手中的药瓶,又紧张又急切道:“东家,您不能吃,不能吃啊。”

    她有孩子,知道孩子是父母的掌中宝。

    “长蕖姐,你不能吃,孩子就快出生了。”卫长蓉也哭着道。

    “蓉儿不怕痛,就让他们打好了。”

    卫长蕖看了看卫长蓉,再转而看向方如意,心中十分感动,二人如此护着自己未出生的孩子,也不枉她专程赶来尚京一趟。

    御书房。

    “皇上,瑞亲王府世子妃进宫了,此刻,正在皇后的坤和宫。”殷潇潇看着龙案前的男子,淡淡禀道。

    瑞亲王府世子妃曾相助过皇上,对于皇上而言,是比较特殊的存在,虽然皇上从未表露过,但是她却清楚,是以,她才将此事禀给皇上听。

    佳晔帝听说卫长蕖进宫了,搁下正在批阅的奏折,缓缓抬起头来。

    殷潇潇见佳晔帝关心此事,继续禀道:“世子妃怀有身孕,皇后娘娘正在逼迫世子妃服下堕胎药。”将所探听到的消息尽数禀给佳晔帝听。

    佳晔帝蹙起眉头,瞬息之间,脸色阴沉了几分,继而冷冷道:“那个女人越来越不安分了。”指的是窦清婉。

    “随朕去坤和宫走一趟。”说完,理了理龙袍,站起身来。

    “是。”殷潇潇点头,跟随佳晔帝出了御书房。

    坤和宫外,等龙辇降下来,高九挥了挥手中的浮尘,扯开他那公鸭嗓,“皇上驾到。”

    瞧着佳晔帝徐步走来,坤和宫外跪了一地。

    “奴婢/奴才,参见皇上。”

    此时,坤和宫宫门紧闭,佳晔帝站在宫门前,停下脚步,冷冷的俯视着一地的太监,宫女,“皇后呢,怎么不见皇后出门迎接朕?”

    “皇后娘娘在……在……”听到佳晔帝问话,其中一个一等宫女吱吱呜呜的回道。

    “在……在什么在?”高九瞪了那宫女一眼,见她跪在地上颤颤巍巍的,连一句话都说不顺,不禁啐骂道。

    “大胆,皇上来了,还不赶紧将宫门打开。”

    高九啐完,两名太监方才颤颤巍巍爬起身来,继而,颤颤巍巍将宫门打开。

    佳晔帝迈步走进坤和宫,直朝着前殿而去。

    当佳晔帝走进前殿的时候,窦清婉正眼露凶光,逼迫卫长蕖服下那堕胎药,她未曾料到佳晔帝会突然来坤和宫,顿时吓得脸色煞白,赶紧迎上前去。

    “臣妾参见皇上。”

    “参见皇上。”卫长蕖,素风,谷雨,卫长蓉,方如意也跟着行礼。

    佳晔帝冷着眸子,瞥了窦清婉一眼,“皇后的架子是越来越大了,嗯?连朕都不放在眼里了。”

    窦清婉吓得僵在地上,后背浸出些许冷汗,连忙道:“臣妾与世子妃相谈甚欢,一时大意,不知道皇上驾到,请皇上恕罪。”

    卫长蕖恶心。

    相谈甚欢,欢你妹。

    佳晔帝一眼扫过众人,最后,两道视线落在卫长蕖的身上,看了看她微微隆起的小腹。

    “都平身吧。”

    “谢皇上。”

    窦清婉缓缓起身,素风,谷雨也赶忙将卫长蕖搀扶起来。

    卫长蓉,方如意乃是戴罪之身,二人埋着头,匍匐在地,不敢站起来。

    突然,不知方如意打哪里来的勇气,她砰砰往地上磕了几个响头,继而对佳晔帝道:“皇上,东家没有错,求您救救东家的孩子。”

    “皇上,皇后娘娘的凤袍是奴婢与如意姐做的,不关长蕖姐的事,求您放过长蕖姐的孩子。”卫长蓉心里害怕得要命,却咬紧牙关,也帮着卫长蕖求情。

    皇后要拿掉长蕖姐的孩子,只有皇上能阻止。

    佳晔帝一记冷眼扫向窦清婉,“皇后,这是怎么回事?”

    在佳晔帝冷厉的目光下,窦清婉只觉得身子发冷。

    当朝皇后,竟然容不下一个未出生的孩子,这等事情,她如何也不能承认,想了想,道:“皇上,您别听那两个贱婢胡说,世子妃难得进宫,臣妾欢喜还来不及呢!又怎会谋害世子妃肚子里的孩子。”

    可恨的女人,睁着眼睛说瞎话。

    谷雨在心里暗暗低咒,“如意,将皇后方才赏的堕胎药拿给皇上看。”

    窦清婉心惊,不着痕迹的冷瞪了谷雨一眼,恨不得生吃了她去,这该死的贱丫鬟,竟然如此大胆,让方如意交出堕胎药。

    皇上来得太过突然,她根本没机会将那堕胎药要回来,不过,叔父手中还把着兵权,就算皇上再生气,也断不会将她怎样。

    如此一想,窦清婉反而松了一口气。

    卫长蕖靠在素风的身上,尽量装出一副羸弱的样子。

    她在赌,在赌她曾经帮过佳晔帝,或许,佳晔帝会看在她曾经相助的份上,不会为难自己。

    方如意手臂颤抖了几下,递上方才那瓶堕胎药。

    殷潇潇上前一步,从她手里接过药瓶,再将药瓶打开闻了闻,“皇上,确是堕胎药,麝香丸。”

    佳晔帝脸色沉了沉,狭长的凤眸微眯着,似有所思。

    这该死的女人手里有麝香丸,难怪,难怪宫里怀孕的妃子接连流产,原来都是这女人干的好事。

...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目录下一页